789games.com

这里有最新的千炮捕鱼游戏,街机千炮捕鱼游戏下载,各种街机千炮捕鱼游戏攻略、技巧,访问www.789games.com网站尽情玩耍!

后来的再后来

“默默,该走了,和外婆一起去看你的小弟弟。”外婆就这样从玄关外朝这屋里喊着,于默默而然,此时她心里乐开了花∶解放了,不用写作业了,看弟弟去了,作业就拜拜了。〔是的,默默刚过门一年的舅母生了,是男孩,家里喜气洋洋的,很是高兴,于是默默就这样被解放了〕她毛躁扔下手中的笔,推开眼前的作业,都是十三岁的姑娘了,就扑在茶几上了,外婆没好气的数落着“多大了,还这样毛躁,以后怎么给小弟弟当个好榜样啊,以后走路当心点,知道不。”“是是是,我的外婆大人,不是说该走了吗,走吧。”默默嬉皮笑脸的看着正锁门的外婆道,“你别打岔啊,可要好好改改了。”外婆还是唠叨个不休,〈默默,全名羽默默,留守孩子,小的时候就托付给外婆扶养,外婆一年比一年年迈了,早些年还能动动武打打她,好让她安分点,好好的做个女孩子,可是默默天生的好动,现在外婆都管不了了。有时羽默默实在闹得厉害,外婆就说“你再不听话就送你回去了,以后都别来外婆这了,默默就再也没出过声,能安静上几个月〉“外婆,你说舅母是生了像我请弟弟那样的弟弟吗……”默默歪着脑门说了一堆的话,“是和你弟弟样的。”外婆答复她,默默乐了∶和我弟弟一样,那就是说舅母也生了双包胎了,太好了,以后我就有得玩了。默默高兴的拉着外婆的手,两人就这样走在那年夏天火热的马路上将行渐远渐远……

  

  终于她们到了,默默兴匆匆的跑到小弟弟的摇床边绽开了笑脸,还有满脸的疑惑∶咦,还有一个呢,不是说和我弟弟一样吗。“舅母,还有一个弟弟呢,怎么就一个在这啊”全家子看着她都被逗乐了,“就一个啊,谁告诉你有两个的。”不说还好一说了羽默默就急了∶“不是,外婆刚刚还说和我弟弟一样那呢。”舅母看着这个姑娘,伸手叫她∶“是和你弟弟一样,是个男孩,来看看弟弟,你喜欢你弟弟吗。”看着熟睡的弟弟,默默就安静了∶“他真可爱。”咚咚咚,咚咚咚……默默你去开一下门,好吗。“嗯”双手扳开门的那一刹那,午后的阳光从门缝里射入,那一抹光真刺眼,十七岁的少年出现在她的眼帘,可是默默只有疑惑,脸上就再也捕捉不到别的信息了,少年正要问她慧慈是不是住这里,羽默默就先开口了∶“你找谁啊,别把我刚出生的弟弟吓哭了。”少年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询问,轻轻的笑了∶“你好,我找慧慈,她是我小姨,我来看表弟的。”“你是表弟的哥哥啊,哼哼哼。”默默好意思的挠挠后脑门,朝屋里喊∶“舅母,表弟的哥哥来了。”说着,屋里的笑声停了,“夏天,你来了。”舅母问着少年。“嗯,婆婆也来了。”说着,一位祥和的老人映入默默的眼眶,舅母就拉着老人坐在一块,并向屋里的人相互介绍了一次,这屋子吧,虽不大,但也装满了人,有默默的表哥,表弟,姨母外婆,舅舅,舅母,刚出生的小表弟,现在又多了舅母家来的亲戚∶小表弟的外婆和哥哥。屋里很是热闹,默默却喜不起来了,在这呆久了,默默开始闷了,小表弟又睡了过去,默默没什么好玩的了。羽默默就扒着窗台,探头向外看,企图找个地方乐一乐,眼帘就黑了,抬头,原来是少年遮住了她的视线,“别遮住了我的宝藏。”少年看着她∶“宝藏,你在看宝藏啊,我叫夏天,也遇上我一份呗。”“我知道你叫夏天,刚刚舅母就这么叫你的。”关于她的宝藏,她才不想和他分享呢,于是羽默默惜字如金的不说了,夏天又问∶“你叫什么,能告诉我吗。”夏天完全不理会默默的无视,默默想着∶真烦人。但却不拒绝回答了∶“小表弟的姐姐,羽默默。”说着默默就和表哥表弟一起说悄悄话了,他们一致的点头,默默走到外婆身旁“外婆,我能和哥哥,弟弟一起出去玩玩吗,就在附近,我们不会走远的。”默默知道外婆不会轻易就同意的,羽默默就开始了她的无赖式的馋人,外婆轻声数落她∶“有客人在呢,也不知羞。在这玩,外面人多地杂。”默默正失落着,她刚刚发现的“宝藏”要泡汤了,夏天就道∶“外婆你放心吧,我带他们出去,我会好好的看着他们的不会有什么事的。”“那也好,你比较让我放心。”“默默,去吧,和这个哥哥一起去。”外婆都发话了,要是往常她早就跑了,今天默默就蹲在那不动了,“不想去啊,那……”“不不不,我想来着,可是脚麻痹了,起不来。你别拒绝我啊,好不容易您才开了金口。”外婆看着她真那她没了法子,屋里都看着她小成一团了。最后还是夏天扶她起来的,走到门外默默就好了,默默推开夏天的手,“好了,看在你帮我的份上就遇你一分吧。哦,你,夏天,是吧。”虽然夏天比默默大,但在默默看来默默不想叫他哥哥,夏天也不拒绝默默怎么叫∶“嗯。”默默就这样往外走着,“你们去哪。”夏天问着,默默完全忘了夏天还在他们的身后,“你看见了吗,那有一个操场,应该有个学校在。”说着就往那个方向指,夏天小跑上来,朝着默默值得方向看∶“好像是有一个学校,但门都锁了,进不去的。”“想想办法不就得了。”于是他们几个人找了一个下午,绕着超市走,绕着操场走,结果还是找不到,傍晚来临了,他么必须回去了,默默失落的眼神,与这操场说再见。“回来了,洗手吃饭啊。”外婆嘱咐着,“嗯。”默默走进了厨房,他们开始了晚饭。饭后他们各自干各自的事,夏天的夜,在大家打好地铺入睡时是那样的安静,还可以听见舅舅的呼噜声,默默想这有趣极了,随之就是好几声咳嗽,默默感冒好几天还未全俞,黑夜里闪着一道光,从默默的眼帘里出来,默默只有咳嗽得厉害时才这样,夏天好奇的问∶“姨母,默默怎么会发光啊。”默默回想起那些事,已忘了很多,她记不清楚姨母是怎样答复的了。只依稀记得他们在一起有玩了好几天才离别。那一年,她十三岁,他十七岁,夏天赶着回去上课,夏天说∶“我们还会在见的。”默默只是点头。少年的情怀就这样在他们各自的心里洒下种子,然而谁也不清楚之后他们有会如何,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,羽默默不在好动了,内心不知从何时起多了一份外婆久盼的安宁,外婆说∶“我的默默终于像个姑娘了。”默默听了也只是笑笑……


http://www.789games.com/buyuyouxicenter/89.html

http://www.789games.com/buyuyouxicenter/92.html

http://www.789games.com/likuipiyu/93.html

http://www.789games.com/516jinchanbuyu/94.html

http://www.789games.com/jiqjiqianpaobuyu/95.html

http://www.789games.com/likuipiyu/96.html

http://www.789games.com/likuipiyu/97.html

http://www.789games.com/jiqjiqianpaobuyu/98.html

  

  再次相见

  

  又是一年夏天,夏天放假了,他遵守了诺言,家门响了,默默去开了门,∶“夏天,你怎么来了。”“我说过我们会在见的。”“怎么是你自己一人,你婆婆呢。”“没来”“进来吧。”再次相见默默褪去当初的性子,夏天感觉默默也不大一样了,“你变了。”“是吗。”默默笑而不语。他们一起看了表弟,表弟又长了,可爱还是不失当年,默默带夏天去了果树下,那是果树正好结果,夏天说∶“默默,有机会去我门那吧,我们那有鱼,有很多果树,哪的鱼塘可美了。”“嗯。”那一年他二十岁,她十六岁。他们相处得依旧融洽。

  

  后来

  

  有一夏天,门再次响起,默默开了门,他们相视而笑,那一年他二十二岁,她十八岁。夏天就在这样一个午后吻了默默,于是他们就在一起了,只是他们却不能这样,他,她都在忙学业。于是夏天再次与默默离别。

  

  后来的再后来

  

  时光一点一滴的过去,每一个夏天如期而致,但夏天却不再出现了,默默知道这一切还会慢慢的在心烙下痕迹,不管是果树下的邀请,还是他曾执笔亲手教她书法,默默不忘记,也不记得太清楚,翻开日记,默默提笔∶夏天,再见,感谢你在我的生命里划过,夏天快过了,秋季将来临,我该走了,人生的步伐未止,我们只是各自回到了自己的轨道上,下一站我们各自又会有什么精彩呢,谁又知道……

评论